西安智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系我們

手機:13572538733(曾經理)

電話:13571965901(夏經理)

傳真:029-88698813

地址:西安市未央區鳳城六路與明光路十字旭弘西北廣場

公司郵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網址:www.kewuik.tw

從三聚氰胺到造假疫苗,生物醫學被漠視的那些年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從三聚氰胺到造假疫苗,生物醫學被漠視的那些年

發布日期:2018-10-19 作者:丁香園 點擊:

18年7月1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又發布通告:長春長生生物在狂犬疫苗的生產過程中存在記錄造假等嚴重違反法律法規的行為。當年的三聚氰胺傷害未了,違法違規疫苗又來。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的批示,果斷堅決,強調要一查到底嚴肅問責,堅決守住安全底線,對所有疫苗生產、銷售等全鏈條全流程進行徹查,不論涉及到哪些企業、哪些人都堅決嚴懲不貸,絕不姑息。


也就是在前天,10月16日,國家藥監局和吉林省食藥監局分別對長春長生公司作出多項行政處罰,罰沒款共計91億元。


對涉案的高俊芳等14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作出依法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的行政處罰。涉嫌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91億罰單落下,沒有人敢再說,中國對食品藥企企業不敢重罰了。


2008到2018,從三聚氰胺到長春長生疫苗事件,恰恰是一個10 年。但這10年并非是輪回。


從三聚氰胺到長春長生


這10年,中國的食品藥品監管體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革,兩起都直達最高領導人級別的惡性事件亦有諸多不同。


1.事發:從被動曝光,到政府監管部門主動查出


三聚氰胺:2008年3月以來,消費者不斷向媒體和三鹿集團反映,嬰幼兒食用奶粉后出現尿液變色或尿液中有顆粒現象。6月中旬后,三鹿集團陸續接到嬰幼兒患腎結石就醫治療的信息。事發前,已有多家媒體進行過相關報道。


長春長生:2017年11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通報,在抽檢中發現長春長生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達標。2018年7月1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報長春長生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


2.公安部門處置:從帶走中低端涉事人員,到直接帶走企業高層


三聚氰胺:河北省公安部門對19人因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刑事拘留。這19人中有18人是牧場、奶牛養殖小區、奶廳的經營人員,有1人涉嫌非法出售添加劑。


長春長生:長春新區公安分局將主要涉案人員公司董事長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帶至公安機關依法審查。


3.調查結果:從全行業作惡,到單個企業


三聚氰胺:對全國109家嬰幼兒奶粉生產企業的491批次嬰幼兒奶粉進行檢驗,包括伊利、蒙牛在內的22家企業69批次檢出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


長春長生:國務院調查組介紹,長春長生公司從2014年4月起,在生產狂犬病疫苗過程中嚴重違反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和國家藥品標準的有關規定,其有的批次混入過期原液、不如實填寫日期和批號、部分批次向后標示生產日期。


4.行政、司法處罰:


三聚氰胺:三鹿集團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被判罰金4937萬元。2009年11月24日,三鹿刑事犯罪案犯張玉軍、耿金平被執行死刑。


長春長生:91億元,中國史上最高的藥企處罰。司法尚在審理。


5.賠償方案出臺:從半年到三月


三聚氰胺:歷時半年后出臺,且賠償款項支付不清、基金運作情況始終備受質疑。


長春長生:國家藥監局等已發布詳細賠償方案,距事件爆發正好三月,不足百天,其處置結果迅速果斷,值得稱贊,被激起的「民憤」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紓解。這或許和事件本身牽連的是單一企業有關,無論是調查還是處置會相對簡單一些。


6.后續索賠程序:


三聚氰胺:至今仍有一些當年的受害者在各地苦苦追索賠償及打官司,可見十年前的賠償及救助體系存在諸多問題。其中一名向企業索賠的家長還以敲詐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長春長生:賠償程序剛剛開始,希望曾經發生的教訓都不再重現,所有受害者能得到應有的賠償。


91億頂格處罰,應該是制度進步的起點


事情的發展有一部分符合我們最初的判斷,凡是驚動到了中央領導人,其處罰刑罰必定是最嚴厲亦是最公開透明的。


但也有一部分不符合推斷,比如主動查出問題的藥監部門負責人被免職了,比如負責疫苗流通、疫苗接種安全的職能部門和以往疫苗事件一樣,幾無任何影響。


以往談起中國藥品市場的假劣藥橫行的行為,學者官員總會提到,因為我們的法規不夠嚴格,做不到向歐美國家對這些藥企一罰到底,傾家蕩產,所以企業的「違法成本低」、「屢屢再犯」。


如今,這起91億元的罰單證明了,我們的違法成本即使和美國比也「并不低」。如果留意,我們會看到政府公告中出現了一個詞「頂格處罰」,即從重從嚴。


在行政處罰法體系中,「從重處罰」是指行政機關在法定的處罰方式和處罰幅度內,對行政違法行為人在數種處罰方式中適用較嚴厲的處罰方式,或者在某一種處罰方式允許的幅度內適用較接近上限或上限的處罰。其中,適用上限的處罰就是「頂格處罰」。


這恰證明,我們的監管部門、最高領導、執法機關真正意識到了「最嚴厲處罰」的震懾作用,以及處罰者該用什么樣的標準衡量每一次違法犯罪事件。


馬克思早有言:「資本來到人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有三倍利潤,資本家就敢冒上絞刑架的危險」。


我們期盼食品、藥品企業能有最大的道德,期盼他們能待我們如家人一般呵護,因為他們生產著每一個人賴以生存的健康福祉。但我們的善良是孱弱無用的。


在制度有力的國家,疫苗出事,政府不慌。藥企不作惡,不是因為他們有道德,而是他們不敢作惡,作惡的代價比天大。


很多人在三聚氰胺事件后,指責媒體把事情鬧大了,這次事件之后也是同理。但有些事情鬧大的好處,你我都在受益。


對于消費者來說,這十年惶惶恐恐終日不敢買國產奶粉,千里迢迢去海外代購,直到海外限購,自己還多花了不少冤枉錢,是該恨是該怒。


但這十年,國內食品安全特別是嬰幼兒奶粉的質量和安全,的確是大大地改善了。


雖然大多消費者拒絕相信,但國內乳業的養殖方式、經營銷售方式、檢測方式都發生了根本性變革,行業的標準化、科學化和現代化已然向歐美看齊。總有一些仍只能買國產食品的人,他們在受益。


從來都是亂世用重典,但能否由亂到治,則需要系統性的變革。


對于普通百姓來說,判了多少人死刑或無期,有多少官員免職,有多少企業關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看到,徹底的制度變革和決心。


這些制度包括,更嚴格的藥品安全立法,更完善的監督及處罰機制,更全面的賠償救助機制,更有效的預警防范機制,以及更透明更公正的官員問責機制。而這些,都必將是更加漫長和沉默的艱辛之路。


十年前三鹿奶粉事件之后,學者們就呼吁,應該將這類食品藥品安全的犯罪行為都列入「危害公共安全罪」加以重罪。如今,疫苗事件的涉事人又將如何定罪?


歷史這面現實的鏡子,已無數次告訴我們,任何我們社會所付出的代價,其回報都必須要成為制度進步的階梯。


正如孫志剛案終止了《收容遣送辦法》、三聚氰胺事件讓食品惡意添加成為食品安全法中繞不過的一條。長春長生事件,能徹底變革我們的疫苗和藥品產業嗎?


食物和藥品,是最注重質量安全的兩個領域,因為他們直接和生命安全打交道,世界各國政府都會設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這一監察機構。所以國家對長春長生的這次91億的頂格處罰,當成為制度進步的起點。


相關標簽:氯化物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北京快三预测一定牛